月亮的脸

【逸轩】寸步失据06

06

OOC!OOC!OOC!

古早的梗,老套的故事

请当做平行世界的故事来看

A城的机场高速公路上,司机将商务车开得极稳,宋亚轩在后排沙发床上蜷缩着,默默思索接下来的安排。

昨夜的情事太过激烈,自己现在还觉得骨头仿佛被重物碾过,身下难以启齿的那处疼痛不算强烈,应该是没有受伤,但是被外物充斥的感觉却残存着,这种异样感令宋亚轩分外窘迫。想到今早那人神清气爽的模样,宋亚轩心里又是一阵气恼。

今天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宋亚轩尚不清醒,就被敖三又抱又扶地带去浴室洗漱,然后被连喂带塞地解决了早饭,混混沌沌之间就已到了机场。因为坐的是敖氏的私人飞机,安检和候机基本没费什么时间,宋亚轩全程就没清醒过来,上了飞机立刻陷入沉睡,如今下了飞机才有些精神。

比起身体的状况,宋亚轩觉得自己的心更加疲惫:他们两人之间纠缠了太久,彼此早该相看两相厌,这么多年过去了,敖三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自己?今早醒来时,浑身的酸痛提醒着他昨夜的遭遇,让他不得不面对自己再次成为那人禁脔的事实。然而,宋亚轩悲哀地发现,再次相见时,除了被敖三抓住的恐惧之外,内心竟然有股石头落地的踏实感,就像受刑者终于等到刽子手的刑刀落下。

夜景很美,透过车窗,宋亚轩可以看到缤纷灯火点缀下的A城。这座城市是他的故乡,却也见证了他最痛苦狼狈的时光。彼时的他像一株被娇养在温室的兰花,从未遭受过真实世界的风霜虫害。被捧在云端的金枝玉叶,一朝失去依仗竟完全无力自保,尊严和骄傲全被人碾作尘土。

落在敖三手里后,宋亚轩有很长时间都陷在自我厌弃的情绪里。他无法原谅自己身为男子却雌伏在另一个人身下,更何况,正是这个人的背叛导致父亲的死亡和宋家的失势。

宋亚轩曾经想过,敖三之所以对自己紧追不放,大概是因为,自己是他获取的最有趣的战利品之一。自己被欺负折磨后那种狼狈不堪丑态毕露的样子,大概能给敖三带来极大的兴奋和成就感。

……

“宋家小少爷被人欺负”,这句话要放在几年前的A城,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那时宋亚轩的父亲宋卫东声势正盛,脚踩黑白两道,事业如日中天,手中生意几乎把A城最挣钱的行当囊括大半。

宋家这位家主出身贫寒,原只是个贫民窟长大的小混混,早年间在道上逞勇斗狠,也做些不清白的生意,谁知赶上了经济飞速发展的东风,心眼活,手段狠,胆子大,主意正,能打能拼,又走通了官场上的路子,二三十年里竟是积累了偌大家业。

宋卫东处事果断,手段狠辣,江湖上人见人怕,诨名“活阎王”,唯对膝下独子宠爱非常,恨不能把天上星星摘下来给儿子玩。宋家小公子似乎生下来就是为了享福的,从小过得就是众星捧月、锦衣玉食的日子。莫说受欺负,便是身上磕碰个一点半点,都少不了有人倒霉。

道上人闲聊起来,有人感叹宋小公子本性难得,在如此溺爱之下竟出落得温文知礼,却也有人叹息宋卫东教子无方,一代枭雄竟将独子养得像书香门第的公子,通身书卷气,不识江湖险恶,将来如何撑得起偌大家业。

这些闲话,那时的宋亚轩自然是不知道的,能让他挂心的,除了学校里的文化课业,便是六岁后一直在学的钢琴了。

他幼时性格活泼,除了上钢琴课时能老老实实坐着,其他时候都爱在大宅里上蹿下跳,尤其喜欢叫了其他小孩儿一起踢球,磕磕碰碰难免有伤,宋卫东看到了便向他身边看护大发雷霆,吓得管家和佣人一看到小少爷蹦蹦跳跳就大为头痛。

变故发生在宋亚轩九岁时,当时道上为了抢一条货运线争斗正凶,宋卫东的仇家费了一番力气,将宋家小少爷绑去做要挟的筹码。宋亚轩此前被娇养得不知世事,尽管很快被父亲的手下救了出来,却受了很大惊吓,在家休养了很久。宋卫东亦是心有余悸,此后越发把儿子拘在大宅里。

久而久之,宋亚轩性格越来越沉静,闲暇时除了看书弹琴便是学习声乐,整个人离父亲最擅长的商场争战和黑道杀伐越来越远了。

宋卫东何尝不清楚,自己这样养下去,儿子长大了怕是只能做个富贵闲人,那双弹惯了肖邦、巴赫和贝多芬的手,别说是黑道上的血腥,怕是连商场上的铜臭也无力沾染了。

然而每每看到儿子那肖似亡妻的脸,他只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珍宝都捧出来任小孩挑拣,哪里狠得下心让这面团似的小人儿去摸冰冷的枪管,去江湖中摸爬滚打?

宋老大英雄一世,打下大好江山却过不了儿女情长的关卡,索性早做打算,趁自己春秋鼎盛,先为幼子布置好将来一切,将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小孩也能安安稳稳度过一生。

敖三就是宋卫东为儿子未来生活布置的一环。那时候,莫说宋氏父子,便是敖三本人,也不曾料到自己会是宋亚轩的命中劫数。

【逸轩】寸步失据05

05

OOC!OOC!OOC!

古早的梗,老套的故事

请当做平行世界的故事来看

04的内容稍作更新,添加了一点点,可看可不看

轻手轻脚地将小人儿抱去浴室清洗干净,回来又给睡床置换了新的床单,敖三这才踏踏实实搂了宋亚轩躺下,望着怀里人的睡颜,却没有几分睡意……

这次对宋小少爷的抓捕称得上是稳准狠。前来接人的时候,敖三已经打定主意见面后定要在床上同宋亚轩好好撕扯一下这些年的糊涂账。这个念头让敖三觉得牙齿发痒血脉偾张,恨不能把宋亚轩连肉带骨头都细细嚼碎了吃进肚里。

然而,千真万确,这个计划绝对不包括“见面不到一小时就把小孩儿往床上带”。敖三知道自己在宋亚轩心里积威甚重,重逢后对他做出处置越晚,小孩儿的心越慌,胆气也会越弱,在接下来的日子也能老实点。

计划赶不上变化,敖三万万想不到,自己只是看着宋亚轩低头收拾行李的样子就硬了。宋小公子从小过的就是锦衣玉食仆从成群的日子,哪里自己动手干过活,后来宋家一朝落魄,他落入敖三掌中,受的屈辱折磨虽多,饮食起居上倒没受过苛待,自然还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如今敖三看他收拾行李如此利索,心疼之余却又隐隐升起股邪火:没想到,小孩儿居家过起日子来,小模样竟然……这么勾人。

再环顾这间卧室,只见屋内处处都是宋亚轩生活的痕迹,敖三顿时压不住心里的邪恶意念:他要让自己的气息也充斥这间房子,要在这间干净整洁的房子里,把它那同样干净整洁的主人弄脏,让这可怜的主人乱七八糟地躺在那张大床上,浑身上下都染着被自己占有过的痕迹……

敖三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到了。

宋亚轩睡得无知无觉,敖三却忍不住靠近他的脸颊,亲了亲他的额角,又亲了亲他鬓角和下巴处的两颗小痣。

宋亚轩有着光洁的额头,挺直俊俏的鼻子,线条优美、嘴角含情的唇,温柔沉静的眼睛。他的面部轮廓遗传自母亲,过于柔和欠缺棱角,英气的眉毛也没能中和掉面庞的柔美,这使得人们在评价他外貌时更愿意用“好看”或者“秀气”等偏中性的词汇。

程以清就曾调侃敖三的小情儿长了张少女脸,还是可以出道做少女偶像那种级别的。但是宋亚轩言谈举止一派洒脱赤诚,骨子里又有股执拗和坚韧,压过了柔美面容带来的雌雄莫辩之感,整个人如同一块不掺杂质的羊脂玉,君子端方,光华内蕴,温润难言。

敖三却像一把饱经淬炼、惯于饮血取命的刀,耀眼锋芒令人胆寒。即使没有掌控着庞大的敖氏商业帝国,敖三也颇有被狂蜂烂蝶簇拥的资本:线条分明、透着冷意的俊朗面容,高大修长、毫无赘肉的身材,优秀的外表就足以吸引众人的眼球。只是,旁人第一次见到敖三时,往往会被他周身隐含戾气的威压震慑住,反而意识不到他其实是个外形出色的年轻人。

轻柔的吻落在紧闭的双眼之上,睫毛如同受惊的蝶,轻轻翼动后归复平静。宋亚轩的眼睛令敖三最为着迷,纯粹如婴儿,天真如小鹿,他快乐时,眸子里喜悦的光仿佛阳光下的粼粼泉水,沉静时又流露出让人沉迷的忧郁,而当他对你投以信任的目光时,你会错觉自己被一头初生的鹿静静凝望。

可是后来,敖三看到,这双眼睛竟然也可以出现火一般的愤怒,冰一般的恨意,还有令人心头生寒的冷漠无视。

敖三明白,早在自己选择背叛宋家之时,他就终将失去那双眸子里的依赖和敬意。如今的宋亚轩,只有在陷入情欲之时,才会变得神情恍惚,那时,失去焦距的眼眸里不再有冷漠和恨意。如今,这双让敖三迷醉终生的眼睛,只有在主人耐不住快感的折磨、饱受激情冲刷之时,才会对他流露出祈求和依赖。

“恨就恨吧,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在怀中人的耳畔低低喃语后,敖三轻轻吻了吻他的唇,紧了紧拥着他的手臂,这才闭目睡去。

【逸轩】寸步失据04

04

OOC!OOC!OOC!

古早的梗,老套的故事

请当做平行世界的故事来看


最近加班值班轮着来,坑爹啊▄█▀█●

不管三爷嫌不嫌车破,我也就能开到这份上了o(╥﹏╥)o

老规矩,评论见

【逸轩】寸步失据03

03

OOC!OOC!OOC!

古早的梗,老套的故事

请当做平行世界的故事来看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对不起曾经给我喂粮的各家大大!

我一直以为写文难的是跑剧情,展示驾驶技术最容易。

现在真试着写才知道自己太傻太天真。

周日写了一晚上,今天下班后又奋笔疾书到现在,修修改改才写了一千多字,我的主角虽然坐上了车,可是这车到现在都没发动啊!

啥时候才能让三爷驾着跑车往城市的边缘开?三爷明明该做最酷的man,开最野的车!

那个……评论自取,见者随缘啦~

【逸轩】寸步失据02


02


OOC!OOC!OOC!

古早的梗,老套的故事

请当做平行世界的故事来看


驾驶位的车门打开,一个人走下车,大步走了过来。

看清来人长相的时候,宋玄的心彻底沉了下去。他想跑,想尖叫,想撕咬任何可能会触碰自己的人,但是他什么都没做,因为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来人走到他面前,恭恭敬敬地欠了欠身,说道:“少爷,三爷在车上等你。”


可能只是一瞬,也可能是很久很久,宋玄总算从恐惧中恢复稍许神智,思维重新开始运转。他望着那辆车,后车玻璃上贴着防窥膜,完美杜绝了车内情况被查探到的可能。

因为未知,所以更加恐惧。


“如果我转身狂奔,会不会有一丝逃脱的可能?”这个愚蠢的念头刚刚冒出来,宋玄便狠狠扼杀了它。自己曾经没准备充分就冒失出逃,得到的教训是痛彻骨髓的。现在犯傻,待会儿遭受的惩罚怕是更难想象。


太可笑了,到现在还盼望他能少折磨自己一些么?怎么能忘记,他的灵魂早就卖给了魔鬼,对自己根本没有一丝善意可言?


宋玄深深吸了口气,北地初春的寒冷空气让他稍微冷静了些,努力让身体不再发抖,他缓缓走向商务车。


张勤看宋玄如此合作,倒是愣怔片刻,然后迅速跟上前来,为他打开后座车门。宋玄鼓足勇气看向车内,那个人在另一侧车门处靠坐着,看上去闲适极了,此时侧过头来专注地看向他,仿佛在打量一个费了番心思才拿到手的物件。

宋玄觉得自己又要忍不住发抖了,那个人迎上他的目光,眸色深沉,片刻后微微笑了起来。

“炫炫,好久不见。你看起来过得不错。”

 

“敖三”,艰难地喊出这个已经成为他数年梦魇的名字,宋玄发觉自己在惧怕之外竟然生出一丝愤怒。他困惑于自己的愤怒从何而来,但是这个人对他的称呼的确让他感到屈辱,驱使他做出无力的反击:“别喊我炫炫,我从来都不叫炫炫。”

 

“没错,你说的对,我不该喊你炫炫。”那人今天的心情竟然意外的好,宽容了他的忤逆。

宋玄讶异于自己的好运,怔忪间听他又温声说道:“亚轩,好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

 

太久没听人唤过自己真正的名字,宋玄一时之间竟然感到恍惚,但是下一刻就因为对方的问话倍感荒诞。有没有想他?这是什么黑色幽默?


宋玄索性不再回答,只是默默坐进车里。张勤在车外帮他关上车门,随后坐进驾驶座开始发动车子。

宋玄如梦初醒,慌忙问道:“你要带我到哪去?”

身边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说道:“A城。”

 

“我可以拒绝吗?”

“亚轩,你该回家了。”

 

“我已经没有家了,你不该最清楚吗?”

“怎么会没有家呢?亚轩,你别忘了,宋爷死了,可是你外公还在。”

 

“敖三,你让我恶心。”

“亚轩,你这么聪明,为什么总是故意惹我生气?别耍脾气,你是一定要回A城的。”

 

“我明天还要工作。”

“张勤会帮你办好离职手续。”

 

“……我还没有收拾行李,我有很多东西要拿。”

“张勤会派人帮你收拾。”

“敖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我要自己收拾!”

 

宋玄,或者该说是宋亚轩,率先妥协,同意返回A城,敖三也难得地退让了一步,将他送回现在的住处。


车在楼前停稳后,宋亚轩下了车便径直上楼,不出意料地听到另一侧车门打开后那人跟过来的声音。心里冷冷一笑,宋亚轩懒得回头,直接爬上楼梯前往自己住的楼层。

这栋楼建设年份较早,统共才有六层,自然没有配置电梯。宋亚轩租住在三层,没多久便来到门前,取出钥匙开了门锁。

敖三已经赶到他身后,理直气壮地随他进了屋。明白自己根本没能力阻止他登堂入室,宋亚轩索性把他当空气,径自去了卧室开始收拾行李。


这几年在外颠沛流离,宋亚轩练出了迅速把行李收拾妥当后拎包就走人的习惯。这次,衣服和起居用具全都留下,他只拿了那些一直不舍得丢弃的东西。

收拾好行李后,宋亚轩起身回过头,示意敖三可以出发了。对方却没有动作,只是眼神幽深地望向他。

看清敖三的神色后,宋亚轩心里警铃大作。


tbc

【逸轩】寸步失据01


01


OOC!OOC!OOC!

古早的梗,老套的故事


三月初的Z城似乎还未走出冬季,中午阳光足时还好些,傍晚时分却已能冻得人缩手缩脚。


时值周末,正是小朋友被各类培训班“荼毒”的日子。悦音学园作为面向学龄儿童的音乐培训机构,在Z城小有名气,此时园门外聚集了不少来接孩子的家长。宋玄今天班课排得满满当当,放学时按惯例把班上的学生送到园门口,看他们一个个跟着家长走了才放心返回办公室。


因为性格温和,长得又极俊秀,宋玄很受学生们喜欢,足足花了十几分钟才把依依不舍的孩子们全送走。他今天穿得薄,在园门口顶着寒风站了这会儿功夫,直冻了个透心凉。


送完最后一个学生,宋玄立马一路小跑进了办公室。屋里暖气足,宋玄幸福地舒展了身体,不忘跺两下脚,帮助驱散残存的寒意。

同事们都着急回家,没等宋玄暖和过来,屋里已经走得只剩下教钢琴的刘子君。

刘子君活泼健谈,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笑着损他:“宋玄,我早跟你说过,Z城到三月末也不一定能暖和起来。你倒好,连件羽绒服都不穿,套件大衣就过来了,现在被老天爷教做人了吧?”

宋玄也不由笑了,心知肚明刚才受的这番罪都是自找的。“前两天穿羽绒服出来觉得热,我想着今天可不能犯傻再穿那么厚了。谁知道大衣这么不挡风啊。还好,我前段时间把一条厚围巾放抽屉里了,待会儿回家时候戴上。”

 

收拾好东西,宋玄围上围巾跟刘子君一块儿离开悦音学园。刘子君住得远,要搭公车坐好几站才能到家。她犹豫片刻,故作不经意地问宋玄要不要一起在附近找个小店解决晚饭。

宋玄想了想,推脱晚上有事拒绝了邀请。他能感觉到身边这姑娘对自己的好感,既然不能给对方希望,就更该注意在交往中不逾越朋友的界线。


在附近的公交车站看刘子君上了车后,宋玄快步向自己居住的方向走。裹了裹围巾,还是挡不住寒意,宋玄不禁庆幸自己当初找工作时的英明:他之所以在悦音学园做兼职声乐教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看中这处培训机构离住所很近。

随意哼起今天教学生们唱的一首歌的曲调,宋玄走得更快了。

 

目的地就在附近一处居民区里,宋玄当初匆匆忙忙逃到Z城,根本没时间对住处精挑细选,只能委托房屋中介帮忙寻找。所幸Z城消费水平不高,房源充足,租金低廉,中介很快便帮他找到了合适的房子。不知不觉间,宋玄已经在这里住了一年了。

 

天色已暗,路上行人渐少,宋玄忽然觉得没来由的心慌。拐过这个路口,走上几百米就是住处了,可是宋玄却有种强烈的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危险生物盯上了,这个怪物正在暗处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出现在面前,将自己拆吃入腹。


……是那个人吗?

……他找到我了?


内心控制不住地冒出这个念头,宋玄顿时头皮发麻,手脚都有些不听使唤。逃亡这么久,先后流离在数个城市,几次置换全新的身份信息,宋玄本以为自己成功逃出了那个人的势力范围,能够过上全新的生活……

恐惧瞬间蔓延全身,宋玄只觉得心脏都揪成一团,大脑一片空白。来不及思考,一辆黑色商务车从身边驶过缓缓停在前方,宋玄望着这辆车,一瞬间只想得到“跑”这个字,却绝望地发现自己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他望向那辆车,如同脱力的羚羊望向不远处踱步而来的饿狮。


tbc

龙少年和菌人王子

最近在看吕天逸大大的作品《大触》,被支线情节里的一对好朋友萌个半死。龙少年战斗力爆表但是路痴十级,菌人王子热爱探险但是个头只有人类的手指大小。两颗花生就能做菌人王子长途跋涉的储备粮,龙少年的眼泪打在地上直接能让他陷到沼泽里,一滴雨就能给他洗头什么的,真的太萌了。

好多情节拍成电视剧一定都超有趣的,读书时候代入小逸和亚轩的脸无压力。天哪,被萌到打滚5555书里两人最后有亲亲哦,作者还让龙少年拥有可以缩小身体的魔法,可以说是非常贴心了😂

当我对自己的CP已经绝望的时候,意外地吃到一颗惊天大糖。甜到杀人……甜到怀疑人生……甜到认为自己进入了平行时空……甜到怀疑料中的他们属于另一个世界。

绝对不说……绝对不说……能够认识你们,我已经很满足了。如今甚至忐忑到不敢吃吃这颗糖……

长城

进影院之前,已经被各种跟风黑弄得期待值很低,纯粹是想看看大荧幕上的俊俊,才会一大早过去看电影。

这部电影其实质量不错,就冲国师从来不会掉线的审美也该过去看看,画面真的不用讲,好看!大甜甜合格了,电影里面鹤军腰间的铁环令我印象深刻。

当年海报出来后,我整个人都不太好,美工你对我儿纸的脸做了什么!电影里面俊俊真的很好看啊,那么紧的头套都能hold住,俊俊妥妥的电影脸!看完这个电影,对儿纸的影视之路放心了。

真的很感谢张艺谋导演。这部各鲜肉都是背景板的大制作里,俊俊的角色虽然出场较少,但是因为人设,足够给人留下印象了。老母亲暴风流泪……